发个牢骚,缅怀一下我的QQ机器人

folder_open叽叽喳喳
comment没有评论

结束

  • 2020年8月2号,看到微博上晨风qq机器人作者求助说收被跨省传唤,罪名是喜闻乐见的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
  • 次日,各大QQ机器人框架相继宣布停运,酷Q社区停止注册及活动
  • 8月4号下午,我收到了酷Q的退款,酷Q社区仅剩一个页面愿我们能在更开放的世界中再次相遇!
  • 8月25号早上10点41分,我的QQ机器人(老灰版)在输出完最后一条日志以后,离线了
  • 8月31号,我的另一个机器人(酷Q),因为服务器还没有重启所以还有响应,但是我关闭了插件,提前跟它说了一声再见

开始

其实我接触QQ机器人,可以追溯到10年那会,那时候耍下还在积极开发幽香,在他的帮助下,我编译出了第一个基于幽香的机器人插件,玩得不亦乐乎,我还拿VB整了个基于access的回复库管理工具。

幽香插件

后来认识了一个自称“小灰”的铁子,这哥们从09年就开始琢磨QQ的协议了,还开发了一个基于协议的QQ机器人,感觉不用下QQ客户端就能整机器人,很爽,马上掏出压岁钱整了一个(那时候还差几十块,不过老灰很爽快就给我抹了)。那时候的框架还蛮简陋,所有消息都post到一个接口,然后根据接口返回相应数据,我还拿php整了一个满篇if的接口,跟一个post测试工具(在我早期的博客里面能找到)。

再往后改名QQPlus,再改名CoCo,小灰也变成了老灰,机器人也从买断制变成了年费制,不过我也坚持用到了现在,也算是一种信仰了吧……

UpdateLog

当然,后面CoolQ出来之后,我也第一时间摸了一个来用,说来也挺有意思,这2个一个基于PC协议,一个基于手机协议,刚好满足了我两个QQ的交叉设备在线的需求。

遗憾

至少从我自己来看,我并没有用机器人做过任何传统意义上的坏事,相反,很多功能群友们都比较喜欢:

在开发这些功能的过程中,我也学到了很多知识,比如“以图识源”:我学习了感知哈希,学习了DLib框架;“持续集成”:我学习了服务器部署CI的Agent,学会了调用阿里的CDN接口来刷新CDN;甚至连机器人本身,从最开始的使用老灰自己的WinForm载体,到我自己写Windows服务载体以及插件热插拔;从跟他们学着用Docker封装Wine跑酷Q,到现在开始玩起Docker高阶玩法;这10年来机器人伴随着我的成长,也带给我不少快乐,希望下一个十年我还能记得这些曾经的欢乐。

思考

透过这个事件,我想到的几个点:

  • 其实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很愿意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,也不会傻到跟国家或者法律作对,但是很多时候我们都很难免的会去做一些“违规”的事,但是这真是我们自己想去违规的吗?
  • 腾讯在2016年开放过“机器人开放平台”,我也早早的就提交了申请,如今4年过去了,别说审核,我连自动回复都没收到过。
  • 如果说腾讯的本意是希望QQ群里只有人类,凸显“乐在沟通”,那群里那个叫“小冰”的QQ机器人是从哪来的?它所属的机构是怎么申请到这个名额的呢?
  • 在“违规”使用了第三方QQ机器人以后,我的QQ累计可能被冻结了有10多次,解封得主动发短信,所以到后面我把机器人调整成了只响应部分人消息;反观另外某一款聊天软件,创建机器人没有任何门槛,也不用担心莫名其妙的封号,不管是主动推送还是被动拉取的接口都能整,各种语言的SDK及开发文档一应俱全,看得我还有那么一丁点羡慕。
  • 原则上来说上面提到的那款聊天软件在境内使用是违规的,说不定还会因为非法浏览被罚款,因此我倡议大家平时少用聊天工具,多跟身边的朋友一起玩,增进友谊,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。

Tags: 叽叽喳喳

看看其他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Fill out this field
Fill out this field
请输入正确的电子邮件地址。

菜单